网站地图
所在位置:首页 > 纪检风采 > 正文

【清风文苑】深情的企鹅
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15:16:51      来源:科技日报       

那是2011年,一只被海上泄露的石油呛得奄奄一息的小企鹅,漂流到巴西里约热内卢附近的一处海岛渔村,被一位71岁的老渔民Joao花去一周时间清洗,活了下来。Joao明白企鹅是离不开水的,在喂养数月并确定企鹅完全康复后,拿出几条鱼喂饱了它并放归大海。

然而,老人把企鹅放到海里,它却跟着老人又回到岸上。反复几次之后,老人认为水浅载不起企鹅,借了一条船,划到深海区,将企鹅抱下船放到了海里。

“再见了,小企鹅……”回岸的路上,Joao心里很是不舍,然而这只企鹅早就先于老人游回了岸上,因为找不到老人正急得团团转。看到老人回来,它摇摆着尾巴尖叫着迎了上去。Joao没再狠心赶它走,而企鹅也跟老人越来越亲密。

老人没有亲属子女,但自从有了企鹅,企鹅就成为家庭一员,老人为它取了名字Dindim,Dindim也像对待老朋友那样跟Joao热络着。于是小小的渔村里出现了奇葩的场景:别人遛狗,Joao走在路上时,身后却跟着一只大摇大摆的企鹅,它那尖嘴使得一般人很难与这小精灵近身……

这只憨笨的小企鹅,温柔地霸占了我的心。一张张Joao与小企鹅亲昵的照片令人心动:小企鹅仰着头,眼神纯粹,干净,满怀爱意地看着老人。

当大西洋的季风吹来的时候,这两个老伙计已经共处了11个月之久。这期间,企鹅退了毛,长出新的羽毛后,它突然不见了。

Joao以为这只可爱的企鹅跟自己永别了。岂料,失踪的企鹅继续为人类制造着泪点——第二年六月,它回来了。根据企鹅世界的生存定律,企鹅们本该聚在一起,前往共同的目的地繁殖后代,但Dindim却选择放弃同伴,万里迢迢赶回来陪伴这位古稀老人。它准确无误地找到了Joao的住所,用带着海腥味的嘴亲吻老人。黏着老人,蹭鱼吃。

此后五年,企鹅每年六月来,次年二月离开,到阿根廷、智利附近海域繁殖,周而复始。生物学家做过精确计算:麦哲伦企鹅的聚居地位于南美洲南端,从距离上估算,它每次为了见到Joao,要游至少5000英里(1英里=1.609344千米)。一路上,它要克服疲惫和疾病,躲过海豹、鲸鱼等天敌。它就这样远涉重洋,年复一年,只为看一眼生命中的恩人。在企鹅的世界观里,Joao值得它跋山涉水去致谢。

Joao对采访者说:“我爱企鹅,它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。我相信它也爱我。”“小企鹅不允许其他人抚摸它,否则会用嘴啄对方。而它却睡在我膝盖上,让我给它洗澡,给它喂沙丁鱼,也让我抱它。”Joao每天给小企鹅喂鱼,为的是让他增强体质抵御住大海的种种危险而平安归来。“它每年6月份来,次年1月返程回家,每一次它似乎变得更加深情,因为它看到我更开心了。”

一位生物学家采访老人后,感慨地说:“我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可能这只小企鹅把老人当成了家人,而且很可能把它也当作一只企鹅了。当它看到老人时会像小狗一样摇尾巴,高兴地大叫。”

老人的双手布满大片的白癜风,青筋暴胀,企鹅那黑白相间的小身体娇娇地依偎在老人胸前,一老一少神态安详。他们的身后是一间破旧的屋子,没有院子,屋前的地面泥泞不堪,挂满鱼网,但我相信,这里却是企鹅最温馨的伊甸园。有一张老人与企鹅亲吻的照片,老人穿着脏旧的条格衣衫,头发花白,赤脚,人字拖鞋,海风和阳光把他的全身皮肤晒得黝黑,他已经微微驼背了……可是在这企鹅眼里肯定健美无比,这是一种比亲人还美的情感。企鹅尖硬的长嘴与人类的双唇绞在一起,是什么体验?那笨拙的,憨憨的,胖胖的,摇摆着的小兽的内心世界,我们人类知道多少?

年逾古稀的Joao为了等到小企鹅,也在跟岁月作斗争。人们希望这个故事不要有结局,希望企鹅每一次离开,都能更好地回来。

我从电脑前抬头,一眼看到墙上世界地图的右下角,那是南美洲南端,犹如长颈鹿长脖子那一段,航海线勾画出麦哲伦海峡与老人所在的巴西渔村的距离,那深深的海洋,隔不断一只企鹅与一位叫作Joao的人类的范张鸡黍。关于这只企鹅,关于企鹅家族,关于整个动物世界,关于这个世界的奥秘,还有哪些?这只企鹅眼里看到的,是否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视线?那些我们常常称道的美德:悲悯,报恩,滴水之恩,企鹅以生命相报。

时光荏苒,人们在担心两件事,老人等啊等,企鹅却再也没出现;企鹅来到老人所在的渔村,找啊找,却再也找不到老人……但我相信,一个人如果真心在等着什么,那么这个人一定不会随便从这个世界消失的。(刘世芬)